您所在的位置:太原九州白癜风医院 > 新闻中心 >

胸痛系列(5):疯狂的胸痛病人!

2017-04-30 来源:未知 阅读:
凌晨三点,我正趴在电脑前研究着那些没有情节只有骨与肉的片子。 突然一声使得我心跳加速的尖叫将我从昏昏欲睡中惊醒:“快救救我爸爸吧,他快要死了!” 只见母女两人搀扶着 ...

凌晨三点,我正趴在电脑前研究着那些没有情节只有骨与肉的片子。

突然一声使得我心跳加速的尖叫将我从昏昏欲睡中惊醒:“快救救我爸爸吧,他快要死了!”

只见母女两人搀扶着一位男性患者走进了急诊室,患者耷拉着脑袋看起来很萎靡,但是依旧能够勉强步行。

“快,扶进抢救室,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赶忙上前帮助并将患者安置在抢救室。

患者烦躁不安的反复要求:“我痛的不行了,快给我打止痛药!”。

“患者血压150/90mmHg、呼吸30次/分、脉搏90次/分、心率100次/分、指脉氧100%!”美小护很快便将患者的基本什么体征汇报给我。

“你告诉我到底是胸痛还是腹痛,做完心电图就给你打针,坚持一分钟!”因为患者虽然声称胸痛,但是双手却一直在不停的抚摸着腹部。

但是患者却烦躁不安,甚至不愿意给我留下做心电图的时间:“我就是这个地方痛,你快给我打止痛针!”。

美小护麻利的为患者开通静脉通道,正在为患者做心电图的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一年前发生的真实故事。

同样是在凌晨,一位70岁的老年男性患者被120送进医院。从抬下120急救车到被安置在抢救室,老人一直在大声的喊着:“痛,快打针!”。

但是,我刚将心电图机器推到床边,甚至美小护还没有来得及将心电监护安置妥当,患者在一声大叫中突然意识丧失、心跳逐渐停止。

从120急救车停在急诊门口,到患者心跳停止,前后不超过两分钟!

后来在持续90分钟的心肺复苏无效后,我不得不宣布临床死亡。在那样一个寒冬的凌晨,我不仅感到巨大的挫败感,更加感觉到后背传来的阵阵凉意.

虽然最后推测患者是因为主动脉夹层破然破裂而死亡,但是如果在我使用了镇痛药之后发生了死亡,我会不会被告上法庭呢?

能够导致如此剧烈的胸痛到底会是什么病呢?

“急性心肌梗死、主动脉夹层、肺栓塞…….”我一边关注患者这位患者的心电图,一边在飞快的思考着。

患者的女儿则不停的说:“医生,你快救救他吧,他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

患者女儿无心的一句话,突然让我想到了一个问题:“类似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好几次?有什么病能够导致如此剧痛,并且会反复好几次呢?”。

如果说是心肌梗死、主动脉夹层、肺栓塞这些常见的疾病的话,一个人又有多大的几率会反复发生呢?

可是,患者并不愿意给我留下思考的时间。只见他几乎要从病床上跳下来一般大声的喊道:“快打针啊,我要死了!”。

其实我到目前为止依旧没有搞明白患者的具体情况,因为他并不能准确定位自己疼痛的位置,虽然患者一直喊着胸痛,但是却一直用手抚摸着上腹部。

“间苯三酚 80g 肌肉注射!”我吩咐美小护为患者打针。

但是美小护投过来的眼神却让我心中没有了底气,因为她似乎在提醒着我那位因为疼痛而突然心跳停止的老人。

间苯三酚是一种解痉镇痛药,主要用于消化系统、泌尿系统和妇科的痉挛性疼痛。它的优点是极少有过敏反应,而且不会有抗胆碱样作用,不会引起低血压、心律失常等副作用。

用完药后患者稍稍缓解,但是依旧有着明显的疼痛感。

这时我将患者的女儿拉到一边仔细询问:“他到是怎么回事?前面也发生过类似的症状吗?有之前的就诊记录吗?”。

从家属的口中我终于了解到了具体的情况:患者今年56岁,已经患有高血压病12年,血压最高180/110mmHg,平日里使用两种降压药,血压一直控制的尚可。7个月前,患者突然出现胸痛,在某医院诊室,当时考虑急性心肌梗死,但是冠状动脉造影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5个月前,患者再次发生类似的症状,于是家属又将患者送往本地的某省级医院,一通冠状动脉造影、增强CT等等检查后依旧没有问题。4个月前在外地旅游时再次发生类似的症状,并且在外地某三甲医院住院一周。3个月前、1个月前,患者均因为类似症状住院治疗!

听完家属的描述后我觉得自己脑细胞不够用,看起来这位患者一定是身患某种疑难杂症,否者7个月来多次在著名三甲医院诊治,却为什么不仅没有解决问题,而且胸痛的症状越发的剧烈和频繁了呢?

“他的病情可能比较复杂,但是因为患者是高血压患者,又有酗酒和抽烟的习惯,所以最常见的心肌梗死、主动脉夹层等循环系统疾病依旧不能排除。虽然前面已经检查过了,但是我依旧要再次检查。因为万一这一次有阳性发现呢?”。虽然这位患者很可能不会是心肌梗死或者主动脉夹层这些常见的疾病,但是在急诊面对这么一位症状如此明显的患者,依旧要从基础的疾病看起。

心内科会诊医生看着患者的心电图,挠着头说:“患者的这份心电图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改变,会不会是因为时间未到的原因?”。有时候在心肌梗死发生的短期内,心电图可能不会有任何明显的改变。对于高度怀疑心肌梗死的患者需要不断的监测心电图变化情况。

“先打一针吗啡吧,如果排除了主动脉夹层,还是要去做冠状动脉造影检查!”心内科会诊医生的意见和我不谋合而。

吗啡是一种强效的镇痛药,一般在其他镇痛药无效的情况下使用,比如烧伤、癌症疼痛等。对于心肌梗死患者来说,它不仅可以镇痛镇静,还有减轻心脏负担的作用。

在美小护为患者用了10毫克的吗啡后,患者逐渐安静了下来。

对于胸痛的患者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必须要争分夺秒的节省时间。但是,患者的CT、心肌酶谱、纤溶功能、生化等检查并没有任何明显的异常改变。

在患者进入抢救室的39分钟后,他被收进了病房进一步诊治。

美小护好奇的问:“这个患者最大可能会是什么病?”。

其实美小护的这个问题我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常见的病因对于这位患者来说似乎都可以排除。

“难道他的假装的?还是我遇见了一个假医生?”看着沉默的我,美小护似乎找到了报仇的快感。

医学是一门不完善的科学,也是一门依旧在不断前进中的科学,面对人体复杂的系统,我们还有许多未知的领域需要去探索。

一周后,我在食堂再次遇见心内科的兄弟:“那个剧烈胸痛的病人,到底是什么疾病啊?”。

但是心内科医生似是而非的话却让我惊掉了下巴:“其实他没有病,但是也有病!”

原来在住院后,患者的病情一直很平稳,医生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直到在反复询问病史的时候,他才透露出了重要的信息:“我可能没有病,但是对用止痛药的感觉特别迷恋!”。

这位女儿口中痛的快要死了的患者其实是因为吗啡成瘾而假装的疼痛,美小护竟然一语成真:“难道他是假装的?”。

让更多人了解更多一点!

我的微信公众号:最后一支多巴胺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

如果以上文章没有您想要的答案,您可以点击这里花几分钟时间与医生面对面咨询
点击这里>>> 在线咨询我们的专家
点击这里>>> 预约挂号,可免专家挂号费,优先就诊,享受便民服务或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