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太原九州白癜风医院 > 新闻中心 >

香港纯洁“老中医”,揭秘港式大保健真面目

2017-04-30 来源:未知 阅读:
编者按:香港与大陆是风格迥异的并蒂双生花。1997年7月1日,米字旗缓降,五星红旗飞升,自此全世界都知道了香港这朵璀璨盛放的紫荆花。回归20周年以来,香港的每一次心跳呼吸, ...

编者按:香港与大陆是风格迥异的并蒂双生花。1997年7月1日,米字旗缓降,五星红旗飞升,自此全世界都知道了香港这朵璀璨盛放的紫荆花。回归20周年以来,香港的每一次心跳呼吸,青年大学生都能在最接近的地方感同身受。校园司令【港·真】专栏选择了一个最新鲜的角度——大学生视角,展示港人个性,精描香港风貌,成全大学生的赤子之心。以最真实的记录,展现一个最亲切的香港。

“老中医”一词在网络世界爆红,与民谣歌手花粥的同名神曲《老中医》有莫大关联。歌曲将“老中医”塑造成这样一类人,他们寡言少语,习惯用行动证明一切。冷眼热心看尽人间万象,手到擒来治愈社会病态。最后“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当花粥在街头戏谑地唱着一首嬉皮的《老中医》,深入浅出地讽刺浮夸风气,在香港新界屯门,一位年轻的中医正望闻问切,搭脉煎药,身体力行为病人减缓身体上的痛苦。

前者疗心,后者治病,缺一不可。

药草是他的青梅竹马

杨泽琪出生于中医世家,是家族中医事业的第五代传人。自小到大,他认定中医为自己的终身职业、唯一职业。“那种使命感应该与家中教育有关系”,杨泽琪对脑中根深蒂固的思想的来源有着清醒的认识。

杨泽琪的童年在药草香气中度过。年纪尚小时,他脚底垫个小板凳,将稚嫩的手掌伸进药箱,为病人抓药,清算药包数量。当归、忍冬、白芷、夏冰、辛夷、连翘……他熟悉这些诗意的草药名,如同熟悉自己最亲密的玩伴。

在同龄人郊游踏春、捕捉蝴蝶、戏水抓鱼的日子,杨泽琪总是懂事地在药店帮忙。不是没有羡慕别人的时候,但这是一种涌动在骨血中天然的传承因子,尤其当他稍微年长后了解到他的父亲在童年时也有相似的经历——父亲小时候也常常牺牲玩耍时间帮太婆上山采药。

杨泽琪的父亲杨汉彬是香港威斯兰制药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广州中医药大学博士,全港著名的中医师。杨泽琪一直视父亲为自己的偶像,也是想要超越的对手。

杨汉彬对子女要求严格,鲜有当面称赞杨泽琪的时候,只在杨泽琪考上注册中医师资格证时,给过他一个肯定的眼神。与父亲在童年经历上的相似,让杨泽琪更有信心去超越偶像。

中医影响下的父子关系

杨泽琪为了系统地学习中医知识,成为一名出色的中医,中学后背井离乡,孤身前往广州读大学。人生地不熟、不识简体字、一口蹩脚的国语还常常引得周围人发笑。最初时杨泽琪的状态很不好,原本的优等生,在大学期间竟有两门功课亮了红灯。

就像陈奕迅著名的《阿牛》里唱的:“不能回头,多年前早言明不能回头”,杨泽琪为了从小到大的中医梦想,狠练国语,每天清晨在学校小湖边捧着书大声朗读。当时校园里都知道有个“香港来的”学生天天“读书”。作为优秀毕业生,回到香港时,杨泽琪的国语已经非常流利。

通过在广州学习,杨泽琪拿到了注册中医师资格证,成为了一名合格的中医师。他胸怀满腹知识,回到香港,准备将学成所得悉数贡献给中医事业。却转眼发现,行医,远远不是念几年书,拿一张注册中医师资格证这么简单!

“刚出来工作,初生之犊不畏虎,我一身是胆。全部知识都在脑中。在应诊时,遇到病人有某种病,就按书本上的指引,对症下药,以为便可以。之后发现,原来同一条药方,不是对每个病都有效,不能背死书。因为书本上的知识,与现实情况有所出入”在最初的行医过程中,杨泽琪很快发现了书本知识与实际情况之间的鸿沟。

“两位患有相同疾病,病症情况也完全一模一样的病人,却不能开相同的药。”这一点与西医的治疗方法很不同。中医认为每个人的体质都不一样,体寒体热体虚等等,用药万不可与体质相冲突。否则虽治好小病,却伤了本元。

杨泽琪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放下傲气,向自己的父亲、偶像兼对手——杨汉彬学习临床经验。中医行业对于杨家父子来说,其意义不仅仅在于一份谋生挣钱的职业。曾经由于杨汉彬一心扑在中医事业上,忽略儿子成长,而导致父子关系紧张。如今却同样因为中医事业,二人渐渐在日常的工作中互相理解,冰释前嫌。

世界对中医有误解

一直以来,中医行业在香港医疗业一直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截至2017年2月中旬,香港共有注册中医约7,200名、表列中医约2,600名及有限制注册中医约40名;有中药材零售商约4,600个、中药材批发商约930个、中成药批发商约990个及中成药制造商约270个。

与此同时医疗安全也成为民众最关心的问题之一。1999年7月通过的特区政府《中医药条例》规定,所有中医在香港执业前必须注册。该条例亦表明,所有中成药必须经中药组注册,方可在香港进口、制造和销售。

作为专业人士,杨泽琪深知中医行业的水深水浅。他告诉港真记者,现阶段香港的中医行业正处于上升期,潜力十足,却有一个非实质“阻力”——民众对中医行业有误解。

“很多人的思想还停留在过去,认为中医就是伪科学,专给病人扎针灸、煲煲汤。只能养生,却不能治病。这个误会就大了。”中西医孰优孰劣之争,至今莫衷一是。

杨泽琪认为两者各有优点,在他看来中医看病是“由心出发”。视病人如家人或朋友,参与病人的日常生活,了解他的饮食习惯生活作息等,融入病人的角色,除了用药和针治理,更能提供一个全面性的建议。

至于中药的研究成果,诺奖得主屠呦呦已经在国际舞台上证明了中医的实力,青蒿素治疟疾的良方在东晋葛洪的《肘后备良方》中早有记载。杨泽琪不无骄傲地告诉港真记者,他的父亲杨汉彬带头研究的“乙肝灵”经过香港中文大学中医中药研究所的临床试验证明,全无副作用,能有效改善并控制乙型肝炎病情。

“我们中医的价值远不止教人煲汤和按穴,我们可以治病,甚至治一些西医无法解决的疑难杂症。”然而现实却是中医的地位始终较低,非公营架构,形式上不利。杨泽琪苦笑:“西医说出去都比中医有面子。”

杨泽琪说他有两个梦想,一个很大,一个很小。大梦想是把中医推广到世界各地,因为中医“本来就配得上”;小梦想是通过自己消除身边人对中医的误解,他觉得自己“一定做得到”。

两个梦想都跟中医有关,没有例外。

花粥的“老中医”是“堂吉诃德”式的理想人物,杨泽琪是摘除身体毒瘤的无名英雄。

让人物说话,为城市代言。关注WX:港真故事,讲一讲最真实的香港。

如果以上文章没有您想要的答案,您可以点击这里花几分钟时间与医生面对面咨询
点击这里>>> 在线咨询我们的专家
点击这里>>> 预约挂号,可免专家挂号费,优先就诊,享受便民服务或优惠。